位置导航: 华人世界网 > 旅游

邓野丨长安雪,辞岁迎新

时间:2019-01-06 16:07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作者:苏小糖   关键词:

2019年第3期 总第689期

元旦前夕,西安初雪。下得不多,仿佛仪式性地提醒我们,又到一年岁末了,新年将至,是时候坐下来跟自己谈谈心了。

以前说时间飞逝,不能解其中真意,而今每过一年,都感人生苦短。来西安第三个年头了,挺喜欢这里,它有一种无形的力量,让人内心平和。过去有几年,我在成都,作为四川人我喜欢家乡的山水,喜欢成都的美食、小酒馆、漂亮的姑娘。那里的经济发展日新月异,号称“新一线城市”之首,也正是这种“过度的渲染和繁华”容易让人浮躁、焦虑、不安、迷茫,就好像一副好看的皮囊少了安放灵魂的心。当然,这也可能是我个人际遇和心境的原因,与其他无关,人说四十不惑,我们这个年纪正好是最该困惑的时候吧。

来到西安以后,它厚重的历史人文、磅礴的王者之气让我潜移默化中有所感悟,想明白了一些事情,放下了一些执念。我曾登上古老的城墙眺望。上启周秦下至汉唐,十三代王朝更替,数千年文明传承,我们个体的生命、得失、成败、荣辱,在浩瀚的历史洪流中实在是沧海一粟、渺若尘埃。我去武王伐纣周礼兴起的地方,去秦始皇陵兵马俑,去汉武帝的茂陵,去登秦岭华山,去览咸阳古渡。那些以前只在课本里读到的地理和人文,那些湮没在历史深处的故事和名字,如此鲜活地就在我的眼前。我住的地方旁边就是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,当年唐太宗就是在这里发动的玄武门兵变,开创了大唐王朝。现在没事我就去里面跑一圈走一走,或许是曾经的帝王之气还庇护着这一方土地,在这里你不自然地就少了一些戾气与浮躁,多了一份淡然与平和。你看,伟大若秦皇汉武,辉煌如盛世大唐,所有的伟大莫不历尽艰辛磨难才取得,所有的辉煌最终又莫不归于平淡。因此我们短暂的一生,不要因一时的困难挫折而不去奋斗,尤其是年轻的时候,那样会很无趣;也不要执迷于无谓的虚妄而忘记初心,那样会迷失。何为初心?时常问问自己。时代走得太快,我们都忙着追赶,却忘了为何而来。

以前我很害怕面对生死,看到有人死去,不管是自己的亲人还是不太相干的人,认识或不认识的人,我都特别难过,生离死别实在是人世间莫大的痛苦。然而人食五谷杂粮,总有生老病死,又所谓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旦夕祸福。后来我去大雁塔(即大慈恩寺内,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,公元648年,太子李治为追念母亲文德皇后长孙氏而建,迄今已1350余年,后高僧玄奘在此著书讲经,创汉传佛教八大宗派之法相宗),我在玄奘法师的法相下伫立良久,我问他:大师,你当年不远万里,历尽九九八十一难,远赴“西天”求取真经,希望以佛法化解世间苦难,普度众生,后来如何,今日又如何?大师目光慈悲,笑而不语,于是我就明白了。我此生唯求自在洒脱,随心随性,待我把父母养老百年之后,便可了无牵挂,云游四方,访三山五岳寻五湖四海,哪天老了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就寻一处有山有水不为人知的地方,安静地离开,不打扰不留恋,归于尘土化于青天。当然前提是趁年轻多挣点钱,超然红尘外也是免不了要花钱的,因为我们早已身在红尘中。此处不禁想到一首词: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缘误,花落花开自有时,总赖东君主。去也终须去,住又如何住,待到山花插满头,莫问奴归处。

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,雪覆盖了喧嚣尘霾,只剩素净安宁,就像把旧的、过去的好坏都封存了,等到太阳出来化为融雪滋养出新的希望。雪后的西安便成了长安,烛影绰绰中我已入眠。醒来将是新的一年,祝祖国昌盛,福寿兴安。

作者简介:

邓野,四川人。1987年生。现因工作原因长居西安。本职工作是房地产建筑行业。喜欢阅读游历,爱好历史人文以及一切能给人以精神愉悦的美好的东西,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。

本期编辑:赵 航